冰泪紫茉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1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4901
阅读:1回复:0

乞丐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6-13 17:47


    
    
    乞丐
      
    
    两年前,我曾经见到过他,是在一条热闹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点缀着一个他。他蹲坐在马路边上,低着头,用长而杂乱、布满尘土的头发对着一个个“施主”。这里请允许我这样写,因为每个人都是施舍的人,只是他们没有施舍罢了。他手上拿着的一张大纸遮挡了他身上破烂的衣服,一双露着脚趾的鞋前放着一个破铁罐,我想里面应该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皱巴巴的票子。我依稀记得六年前我还上高中时他去我们班讨钱时手里拿着的那张大纸,上面好像是写着他叫张军,13岁,住在某某地方的一个农村里,父亲早亡,母亲重病而死,只好出来乞讨云云。我想现在他手里的那张大纸上也写了类似的内容罢,只是改了一下年龄。他仍旧是那样蹲坐着,一动不动,俨然如一尊雕塑。来往的行人匆匆而过,谁也没有看他一眼,只是有些小孩子跟着爸爸妈妈走过了还忍不住用在动物园里看动物的好奇的眼光回头看他。
    我在马路对面透过车辆和行人的间隙看他,他还是一动不动的。可能是他的第六感告诉他有人在看他,他抬了一下头,正好用他满是灰尘的脸上嵌着的眼睛看见了马路对面正在看他的我。我笑了,然后我想冲他招招手,对他喊:“过来吧!”但就在这时一辆大巴开过来了,挡住了我的视线,也挡住了他的视线。我想他应该看到我的笑了,因为大巴开过去后,我看到他跑远了。那句“过来吧”终究还是没有喊出来。
    以后的几天,我常来这条大街上徘徊。我知道他是打一换一个地方的,但我还是希望能再发现他。
      
    再见到他是在一年以前,我大三。
    一个下午,我没有什么事情,就出去逛了逛,后来又想起要买点东西,于是我去了超市。我在超市溜达着挑东西,无意间我透过货架发现了一个熟悉又模糊的身影,我猜测他就是那个乞丐,叫张军的乞丐,尽管他的头发柔顺了,身上穿了一身牛仔装。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周围的人,叹了一口气,挑了一会儿东西就出去了。我对他的举动感到很奇怪,就跟着出去了。
    我一路跟着他,他没有发现我。他很悠闲的走着,然后在一个小摊前停了下来,我在远处停下看他。他在那儿挑水果,另一只手悄悄的伸进了一个在与摊主讨价还价的女的的包里。他俨然变成了一个小偷,一个念头突然在我脑中闪过。我快步跑上去,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说:“喂!”他下了一跳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撞到旁边那个女的的身上,手也趁机伸了出来。那个女的被撞了一下,便骂骂咧咧地说我们不长眼睛什么的。他回头看了我一下,我看清了他的脸,他就是张军。他也认出了我,使劲推了我一下,然后转身就跑。我站起来追过去。他拐进一个胡同,我也跟了进去,并在后面喊:“喂,你停下,我只是想和你谈谈。”七拐八绕之后,他跑进了一条死胡同,前面是一堵墙,他一下子跳上去,爬了一半,我跑过去把他拉下来按在地上。我说:“我只北京白癜风治疗的好医院是想和你谈谈。”他一开始使劲挣扎,说着些“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不认识你”之类的话。但后来他安静了下来,我也松了手,我们就坐在地上,背倚着墙说了起来。
    你认识我是不是?我问。
    认识,但也记不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记不清了怎么见到我就跑?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哼了一下。
    我以前,就是我上高中那会儿,我见到你时不是跟你说了我的名字了么?我说,我叫杨光。
    记不清了,你的名北京专治白癜风医院字很好听。他说。
    呵,我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阳光是光明的,希望你能找个活安安稳稳的干,但你现在干的都是些什么?
    他沉默不语,我看了他一眼,他的头发遮了半边脸,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知道他很内疚。
    我说,说一下你这几年的变化吧,除了做骗人的乞丐,以后又干了什么?小偷?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说,前两年我当了一段时间真正的乞丐,然后我就加入了一个偷盗集团。
    他说得很简短,但我明白了很多。
    他说,因为太小了,找不到活干,我在那个骗子那里又干了几年,那个骗子嫌我年龄大了,不好行骗了,就赶我走了。然后我打了他,他就砍掉了我的一根手指头。
    这是我才发现他的左手只有四根手指,食指没了,只剩下一个圆圆的,光秃秃的疤。他把那个人称为骗子,我想起他那时候是叫他大哥的。于是我问:“以后你就成了一个真正的乞丐了?”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我一开始找过活干,但都干不好,他们嫌我小,不好好干,被人家辞了,然后就……
    他没说完,但我明白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听到他肚子里的“咕咕”声。我说,走吧,我请你吃顿饭。然后我站起来走了,我听得见他在我后面跟着。
    我们在一个露天的夜市里坐下,我们要了几盘菜和啤酒。其实这些都是我自己点的,我不知道他不说话是为了什么,羞涩还是愧疚?但我问他吃什么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所以我只由着自己的意愿点了。酒和菜上齐了以后,我给他倒了一杯酒,然后他一饮而尽。我又连续给他倒了几杯,而自己却只喝了一杯。后来索性他自己倒了起来,他只是喝酒,很少吃菜,我也就陪着他喝了起来。
    再快吃完的时候,我突然对他说:“你干不好那些工作,是不是骗?”
    他停下了喝酒,把低着很久的头抬了起来,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我。我看了他一段时间站起来跟老板结账,然后把身上剩下的三十多块钱放在了桌子上。我锤了他的胸膛一下,说:“找个活干,安安稳稳的干。”然后我就离开了,我想起来,五年前我对他说找个活干,五年后又加了一句安安稳稳的干;五年前我锤他的胸膛很用力,五年后依然是那样的用力。
    回到寝室,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想起了高中的事情,也想起了他,和他以前生活的片断。
    六年前,我读高一,我第一次见到他。
    课间,我和同学们在充满浮躁的空气中打闹的时候,他进来了。当时我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但当他两手捏着大纸放在胸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在讲台上站了很长时间以后,我们才发现他,教室里也顿时安静了下来,打闹声也戛然而止。有几个人上去看他的那张大纸,然后其中几个给了他钱,他鞠躬说:“谢谢哥哥,谢谢姐姐。”我不知道门卫是怎么搞的,居然会放这么个家伙进来,但我听到了同学们看了那张大纸上的内容回来跟我说了那上面写他叫张军,13岁,住在某某地方的一个农村里,父亲早亡,母亲重病而死,只好出来乞讨之类的内容。同学们都给了他钱,我也跟着过去给了他一点。谈后我看到他冲着我鞠躬,说“谢谢哥哥。”他又呆了一会儿,同学们基本上没有再给他钱的了,他才有冲着我们鞠躬说:“谢谢。”然后就出门去了别的教室里了。
    之后的日子大家讨论的话题便围绕着乞丐。有人认为他是骗子,有人认为他很可怜。但我觉得他是个骗子,也觉得他很可怜。这样的事情我以前也遇到过,是在初中的时候,而可笑的是那天正是愚人节,也是一个和他一样的小乞丐,后来有人说他再网吧里见过那个小乞丐。听到这个时,我常会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有时我看到这样的乞丐也会很恼火,但这一次我却有了另一种感觉。我是因为觉得他是个骗子而觉得他可怜。
    几天后,我去奶奶家的时候,在一个胡同深处看到了他,还有另外的几个比他小的乞丐,他们围着一个大人,他们叫他大哥。那位大哥在受他们的钱,对几个讨钱多的表扬了一番,然后又打了几个讨钱不多的几巴掌。我顿时油然而生出那种被欺骗的感觉,那种在初中时听到同学讲那些事情时的感觉,但我也觉得他很可怜起来,这么小就被人利用干起这个来。我只是路过,这个过程知是我经过十所听到的,或许他们又在分配新的任务,或许他们都散去讨钱去了,这些我都不得而知。回学校后,我将这些告诉给了我的同学,他们也有一种愤愤然的恼火。
    高二时,因为爸爸工作调动的缘故,我转去了另一所学校。在这里,我又遇到了他。
    是在课外活动时,我正好在教室,他像上次那样进来,还是那样子。我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来,但模模糊糊也有些印象,最终还是在他的纸上得到了答案,我看到他的纸上和以前一样,只是年龄已经改为14岁了。我感到他有点可悲,我走上讲台给了他比其他同学给的还要多的钱,他给我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谢谢哥哥。”我就出了门,在门口等待。他出来以后看到我又向我点点头,然后向另一个班走去。在他去那个班前,我叫住了他。我说:“张军,你停下。”他停下了,走过来。我说:“你还认识我么?”他摇摇头。我说我高一是在XX中学上的,那时候你去我们那乞讨过,我见过你。他有些害羞了,低下了头。然后又去了别的班里行讨。
    在他走的时候,我追了上去,一直追他到学校门口。我跟他讲了我在高一是遇见他的事情,他还跟着那位大哥干,因为我提到他时他眼睛亮了一下。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那些都是我看到的。然后我锤了一下他的胸膛,跟他说,你别跟他干了,那都是骗人的,我叫杨光,阳光是光明的,希望你自己出去找个活干。然后我看到他眼里闪着泪。他走了,转过身去时,我看到他的泪水滴落到地上。
    然后他就消失了,直到两年前,我才在那条热闹的大街上见到了他。然后,大三的那个下午,我在和他的谈话中,他说到了我。他说自从我高二时对他说的那些话以后,回去他便挨了打,因为钱太少了。后来他也多次见到我,他都是远远的看见我后就跑远了。他也找过活干,但他太小了,现在我才想起当时我是多么的幼稚,居然叫一个14岁的孩子去找工作,还有就是那个大哥毕竟牢牢的牵住了他,他又怎么能跑出他的手掌呢。
    现在我大四了,我去一家公司实习,这家公司正在扩建,我在那些建筑工人里面有发现了熟悉的身影。就是他,那个乞丐,叫张军的乞丐,不,他现在不是乞丐了,他成了一位建筑工人。我发现他剪短了头发。
    后来在一个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在办公楼前遇见了散工的张军。闲聊中我知道他做过几个月的监牢,因为他自首了,也把那个偷盗集团举报给了警方。我说,好样的。又锤了一下他结实的胸膛。他冲我笑了,露出一口好看的牙齿。
    这是他第一次冲我笑。
游客

返回顶部